埃塞俄比亚电力市场研究

摘要:埃塞俄比亚(简称埃塞)是非洲东部最大的经济体,素有“东非水塔”之称。2017年,埃塞GDP为794亿美元,累计外债已经占GDP的36%。外汇短缺和巨额债务已经严重影响到埃塞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目前新一届埃塞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对经济政策进行了重新审查并将逐步调整。持续增长的电力出口是该国外汇创收的亮点之一,因此对埃塞经济增长与转型阶段电力市场进行分析很有必要。

埃塞俄比亚电力市场研究

埃塞俄比亚(简称埃塞)是非洲东部最大的经济体,素有“东非水塔”之称。2017年,埃塞GDP为794亿美元,累计外债已经占GDP的36%。外汇短缺和巨额债务已经严重影响到埃塞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目前新一届埃塞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对经济政策进行了重新审查并将逐步调整。持续增长的电力出口是该国外汇创收的亮点之一,因此对埃塞经济增长与转型阶段电力市场进行分析很有必要。

埃塞电力资源分布与建设现状

埃塞水资源非常丰富,境内共有12条主要河流和12个大型湖泊,水域面积10.4万平方公里年地表水约1220亿立方米可用地下水达16亿立方米。全国有9条河流适合发展水电发电。根据来自埃塞国家电力部门(EEP)的数据,全国蕴藏水力资源有45000MW。截止2017年,水电装机规模为3814MW,占全国发电容量的90%以上。位于青尼罗河上游正在建设的大型著名水电站复兴大坝(GERD)装机容量6450MW,原计划2018年竣工投产,目前实际完工进度约为65%。水电站主要分布在埃塞境内的西部和南部地区,大型水电站主要分布在奥莫河、青尼罗河、贝尔斯河、吉巴河和泰克泽河等河流。目前水电资源开发比例仅为9%左右,未来发展前景广阔,现阶段开发主要受到资金短缺和水权争议因素制约。

埃塞风电资源相对丰富,全国的风能资源总储量为30.3亿千瓦,风能潜在开发量为15.99亿千瓦,风电可装机规模为13.5亿千瓦。目前全国风电装机324MW,共建成三座风电场,分别是位于默克莱的Ashegoda风电场(由法国公司建设),装机120MW;纳兹雷特的Adama一期风电场,装机51MW;Adama二期风电场,装机153MW(已运营,由中国电建集团建设)。正在建设的有一座阿伊莎AyshaI风电场,装机120MW(由中国公司建设)。

埃塞全境太阳能辐射强烈,有着较为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年均单位面积太阳能辐射能量密度为1992.2 kWh/m2.a,年均太阳能总储量达到21.99百万亿kWh/a,目前尚未有大规模投运的光伏电站。规划中的大规模集中式光伏电站有默克莱100MW光伏电站,胡默拉100MW光伏电站,默特哈拉250MW光伏电站(意大利公司2017年以IPP模式承接,现仍未开工)。

埃塞正在建设的还有生物质发电135.7MW和垃圾发电50MW项目。

电力系统概述

埃塞电力系统分为互联系统ICS(Interconnected System)和独立系统SCS(Self Contained System),其中ICS系统是最主要的电力系统,以大型水电站为主。SCS系统相对独立,由分散在各地的小水电和柴油机组组成。埃塞电网主网电压等级为500KV、400KV、230KV、132KV、66KV、45kV,配电网为33KV、15kV。电网负荷中心在中部,而电源集中在西部,电力流向由水电集中地区向负荷中心流动。

根据预测,2020年埃塞电力负荷将到4400MW,2016—2020年电力负荷增长率为12.49%。预计2025年埃塞电力负荷将达到7200MW,2030年将达到11000MW。根据埃塞电网发展规划,计划新增400kV变电站两座,总变电容量100万千伏安;新增230kV变电站11座,总变电容量123.4万千伏安;新增1473km的输电线路,主要建设沿西部以及西北部的水电站往首都附近负荷中心的输电通道。

埃塞在国际电网互联互通方面已经取得可喜的进展。目前,通过Metema-Gerarf 230kV的双回输电线路联网向苏丹出售100MW的电力,通过Dire Dawa(Adlgala)-K12的单回230kV输电线路联网向吉布提提供70MW的电力,向肯尼亚提供10MW的电力。2017-2018的财年前6个月,埃塞通过向苏丹、吉布提和肯尼亚出口能源获得了3506万美元的外汇收入。近期,埃塞与坦桑尼亚签署了400MW的电力购买协议。埃塞和肯尼亚正在建设一条1045公里的埃肯直流输电线路,这条输电线路电力输送容量将达到2000MW。预计到2020年,埃塞电力出口可达6亿美元规模。

电力系统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过度依赖水电

目前水力发电占埃塞全国发电容量的90%以上,但其水力资源在空间和时间上均分配不均。虽然埃塞每年向周边国家出口电力,但在旱季电力仍然短缺,也需要从周边国家进口电力。并且,水电发电量极易受到极端天气变化的影响。所以虽然水电提供了廉价的电力,但过度依赖水电,势必会造成其供电量季节性不稳定。

二、电网覆盖率低

当前埃塞全国人口电力覆盖率只有25%。骨干电网基本以大型水电站为节点,向国内的两、三个大城市辐射或者是向国外出口电力。配电网发展缓慢、覆盖面低。埃塞各地停电现象非常普遍,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也不例外。当前经常发生的停电现象并不完全由电力短缺造成,主要原因是电力输送和配电系统老化。电网维护和升级改造因为缺乏资金而进度缓慢,造成网损巨大。据统计,埃塞电网1/4的电力损失在输送过程中。

三、资金和技术支持短缺

目前,埃塞电源和输变电在建项目资金多半来源于外国政府援助及国际多边银行的贷款。近年来,埃塞政府的还债压力不断加大,多家银行都已经对其发出债务上限预警。外国银行的谨慎和埃塞政府本身也不希望债务增长过快,这造成了该国外汇极度短缺,也影响到一些大型在建项目的进度。一些投运的电站也常常因为缺乏维护和保养,设备健康状态不佳,发电能力远小于设计值。加之整个工业体系和技术体系薄弱,企业效益与个人收入没有紧密的联系,以及缺乏对工程技术人员的激励机制等因素,造成已投运电站的发电量远远低于设计发电能力。

四、急于求成

埃塞有强烈的发展愿望,但是过于超前、不切实际的规划往往不能按时实现,也会辜负群众的信任。广大的无电地区,计划在短短5-7年内完成全部通电目标,需要巨额的财政补贴和外部的大力援助。农村地区对电力的需求不仅分散,而且电力消耗也很低,这使得投资回报的吸引力降低。农村电气化不仅是一项艰巨的政治任务,也是一项不经济的投入,对目前财政还存在严重赤字的埃塞政府来说,将会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五、水权争议

在青尼罗河流域,埃及、苏丹和埃塞等国对水资源分配问题上长期存在着争议;在奥莫河流域,肯尼亚对埃塞在上游修建水电站颇有微词。特别是在严重干旱的季节,问题更为突出。外国资本不愿意支持在政治上敏感的项目,这是影响埃塞开发水电资源的严重问题,复兴大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资金短缺,进度滞后。

六、缺乏明确和连贯的政策

政局不稳定、政策缺乏连续性和汇率的波动过大,是投资商最为担忧的三大风险,也是埃塞市场现实存在的问题。2018年2月,埃塞政局发生动荡,5月埃塞新总理上台,宣布对经济政策进行全面审查。电力投资是长期经营行为,政策的朝令夕改会让投资商无所适从。

七、电价过低

埃塞平均工业用电单位成本为每千瓦时0.03-0.05美元,居民用电平均每千瓦时0.03美元,向周边国家出口电价为每千瓦时0.07美元左右。低电价是一把“双刃剑”,既是埃塞政府招商引资的优势,也是电源项目建设资金短缺的原因之一,并使得很多节能项目难以开展。埃塞并不是一个电力供应完全富裕的国家,雨季电力充盈,旱季电力紧张,弹性电价政策将会是一个较好选项。

发展建议

一、加大对可再生能源投入

埃塞在旱季有持续性强风,雨季则风力较弱,适于“水电风电互补”。2018年3月,丹麦和埃塞政府启动《风电发展路线图计划》,依据规划,2025年埃塞风电装机规模将达到1200MW。从目前已经投运的风电场反馈数据来看,年平均满负荷发电小时数均超过3000小时。埃塞中东部太阳能资源也非常丰富,可以考虑上马大规模光伏电站,提高投资效益,减少电力系统西电东送的容量和线路损耗。

二、创新融资模式

由于F+EPC总承包模式会加大埃塞债务负担,不久的将来一定会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现阶段急需通过IPP模式或PPP模式,将国外的资金、优秀的管理水平和技术力量留在当地。埃塞政府应通过合理电价,激励投资者持续健康经营,诱导投资商通过多发电量来获得更多利润,并自觉保证进行设备日常维护和技术更新,达到长期正常运营的要求。

三、坚定以电力出口为导向

电力出口是埃塞出口创汇稳定的增长点。以电力出口为导向,逐步形成400kV电压等级全国联网,可以相互调济各个大型水电站的出力,树立自己在东非电力互联网中的枢纽地位。

可以预见,全国性的骨干电网和调度自动化项目将会是未来投资热点。

四、适当提高电价

适当的弹性电价既可以减少电力浪费,也可以以此逐步淘汰掉一些高耗能低收益的产业。电力部门通过电费收益充裕资金,才能增加建设投入和加强维护,进而使设备始终处于良好状况,提供高效稳定的发电量,形成良性循环。

五、务实稳健推进电气化发展规划

埃塞人口中有80%以上生活在农村地区。绝大多数人依赖传统燃料,经常使用效率低下的终端设备。烹饪和照明是最基本需求。建议先进行小型示范区建设,取得经验后再逐步推广;鼓励、引导当地居民利用电力结合各种当地资源脱贫治富,稳健有梯次地推进全国电气化;鼓励私有资本经营管理小型独立电网,以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

六、提高管理水平,加强同步建设

电网和电源需要同步建设,电力输送不能有卡口。电站和燃料也需要同步建设。例如埃塞国内存在大量蔗糖需求,当地建设了蔗糖加工厂和配套生物质发电厂。项目建成后,才发现当年甘蔗种植面积不够,不能满负荷发电。可见建立跨部门的协调和加强政府在市场上的引导作用,在电力建设和运营中尤为重要。

七、咨询业务高端切入,促进技术交流

未来随着复兴大坝的建成投产,埃塞的发电装机容量将成倍上涨,这将对埃塞电网管理水平和系统稳定性提出巨大挑战。当地缺乏高级、精密的高压试验设备,电力设备的定期试验和预防性试验仍然需借助外国公司的技术和设备。建议中国公司在当地建立完整的高压电气试验基地和电力技术培训学校,让埃塞技术人员充分了解国际标准特别是中国电力的技术规范和标准,便于未来更好的合作。

(作者王玉辉工作单位为湖北省电力勘测设计院有限公司,武鹏工作单位为中国电建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

关键词: 区块链, 电力市场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yaoguisheng@chinapower.com.cn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时代娱乐城,博狗娱乐城网址

作者:王玉辉 武鹏  发布时间:2018-11-27   来源:国际工程与劳务杂志

本文地址:http://m.66476.ondh.cn/informationjzqb/20181127/1256312.html
文章摘要:时代娱乐城,博狗娱乐城网址,金赞开户,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摘要:埃塞俄比亚(简称埃塞)是非洲东部最大的经济体,素有“东非水塔”之称。2017年,埃塞GDP为794亿美元,累计外债已经占GDP的36%。外汇短缺和巨额债务已经严重影响到埃塞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目前新一届埃塞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对经济政策进行了重新审查并将逐步调整。持续增长的电力出口是该国外汇创收的亮点之一,因此对埃塞经济增长与转型阶段电力市场进行分析很有必要。

埃塞俄比亚电力市场研究

埃塞俄比亚(简称埃塞)是非洲东部最大的经济体,素有“东非水塔”之称。2017年,埃塞GDP为794亿美元,累计外债已经占GDP的36%。外汇短缺和巨额债务已经严重影响到埃塞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目前新一届埃塞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对经济政策进行了重新审查并将逐步调整。持续增长的电力出口是该国外汇创收的亮点之一,因此对埃塞经济增长与转型阶段电力市场进行分析很有必要。

埃塞电力资源分布与建设现状

埃塞水资源非常丰富,境内共有12条主要河流和12个大型湖泊,水域面积10.4万平方公里年地表水约1220亿立方米可用地下水达16亿立方米。全国有9条河流适合发展水电发电。根据来自埃塞国家电力部门(EEP)的数据,全国蕴藏水力资源有45000MW。截止2017年,水电装机规模为3814MW,占全国发电容量的90%以上。位于青尼罗河上游正在建设的大型著名水电站复兴大坝(GERD)装机容量6450MW,原计划2018年竣工投产,目前实际完工进度约为65%。水电站主要分布在埃塞境内的西部和南部地区,大型水电站主要分布在奥莫河、青尼罗河、贝尔斯河、吉巴河和泰克泽河等河流。目前水电资源开发比例仅为9%左右,未来发展前景广阔,现阶段开发主要受到资金短缺和水权争议因素制约。

埃塞风电资源相对丰富,全国的风能资源总储量为30.3亿千瓦,风能潜在开发量为15.99亿千瓦,风电可装机规模为13.5亿千瓦。目前全国风电装机324MW,共建成三座风电场,分别是位于默克莱的Ashegoda风电场(由法国公司建设),装机120MW;纳兹雷特的Adama一期风电场,装机51MW;Adama二期风电场,装机153MW(已运营,由中国电建集团建设)。正在建设的有一座阿伊莎AyshaI风电场,装机120MW(由中国公司建设)。

埃塞全境太阳能辐射强烈,有着较为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年均单位面积太阳能辐射能量密度为1992.2 kWh/m2.a,年均太阳能总储量达到21.99百万亿kWh/a,目前尚未有大规模投运的光伏电站。规划中的大规模集中式光伏电站有默克莱100MW光伏电站,胡默拉100MW光伏电站,默特哈拉250MW光伏电站(意大利公司2017年以IPP模式承接,现仍未开工)。

埃塞正在建设的还有生物质发电135.7MW和垃圾发电50MW项目。

电力系统概述

埃塞电力系统分为互联系统ICS(Interconnected System)和独立系统SCS(Self Contained System),其中ICS系统是最主要的电力系统,以大型水电站为主。SCS系统相对独立,由分散在各地的小水电和柴油机组组成。埃塞电网主网电压等级为500KV、400KV、230KV、132KV、66KV、45kV,配电网为33KV、15kV。电网负荷中心在中部,而电源集中在西部,电力流向由水电集中地区向负荷中心流动。

根据预测,2020年埃塞电力负荷将到4400MW,2016—2020年电力负荷增长率为12.49%。预计2025年埃塞电力负荷将达到7200MW,2030年将达到11000MW。根据埃塞电网发展规划,计划新增400kV变电站两座,总变电容量100万千伏安;新增230kV变电站11座,总变电容量123.4万千伏安;新增1473km的输电线路,主要建设沿西部以及西北部的水电站往首都附近负荷中心的输电通道。

埃塞在国际电网互联互通方面已经取得可喜的进展。目前,通过Metema-Gerarf 230kV的双回输电线路联网向苏丹出售100MW的电力,通过Dire Dawa(Adlgala)-K12的单回230kV输电线路联网向吉布提提供70MW的电力,向肯尼亚提供10MW的电力。2017-2018的财年前6个月,埃塞通过向苏丹、吉布提和肯尼亚出口能源获得了3506万美元的外汇收入。近期,埃塞与坦桑尼亚签署了400MW的电力购买协议。埃塞和肯尼亚正在建设一条1045公里的埃肯直流输电线路,这条输电线路电力输送容量将达到2000MW。预计到2020年,埃塞电力出口可达6亿美元规模。

电力系统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过度依赖水电

目前水力发电占埃塞全国发电容量的90%以上,但其水力资源在空间和时间上均分配不均。虽然埃塞每年向周边国家出口电力,但在旱季电力仍然短缺,也需要从周边国家进口电力。并且,水电发电量极易受到极端天气变化的影响。所以虽然水电提供了廉价的电力,但过度依赖水电,势必会造成其供电量季节性不稳定。

二、电网覆盖率低

当前埃塞全国人口电力覆盖率只有25%。骨干电网基本以大型水电站为节点,向国内的两、三个大城市辐射或者是向国外出口电力。配电网发展缓慢、覆盖面低。埃塞各地停电现象非常普遍,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也不例外。当前经常发生的停电现象并不完全由电力短缺造成,主要原因是电力输送和配电系统老化。电网维护和升级改造因为缺乏资金而进度缓慢,造成网损巨大。据统计,埃塞电网1/4的电力损失在输送过程中。

三、资金和技术支持短缺

目前,埃塞电源和输变电在建项目资金多半来源于外国政府援助及国际多边银行的贷款。近年来,埃塞政府的还债压力不断加大,多家银行都已经对其发出债务上限预警。外国银行的谨慎和埃塞政府本身也不希望债务增长过快,这造成了该国外汇极度短缺,也影响到一些大型在建项目的进度。一些投运的电站也常常因为缺乏维护和保养,设备健康状态不佳,发电能力远小于设计值。加之整个工业体系和技术体系薄弱,企业效益与个人收入没有紧密的联系,以及缺乏对工程技术人员的激励机制等因素,造成已投运电站的发电量远远低于设计发电能力。

四、急于求成

埃塞有强烈的发展愿望,但是过于超前、不切实际的规划往往不能按时实现,也会辜负群众的信任。广大的无电地区,计划在短短5-7年内完成全部通电目标,需要巨额的财政补贴和外部的大力援助。农村地区对电力的需求不仅分散,而且电力消耗也很低,这使得投资回报的吸引力降低。农村电气化不仅是一项艰巨的政治任务,也是一项不经济的投入,对目前财政还存在严重赤字的埃塞政府来说,将会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五、水权争议

在青尼罗河流域,埃及、苏丹和埃塞等国对水资源分配问题上长期存在着争议;在奥莫河流域,肯尼亚对埃塞在上游修建水电站颇有微词。特别是在严重干旱的季节,问题更为突出。外国资本不愿意支持在政治上敏感的项目,这是影响埃塞开发水电资源的严重问题,复兴大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资金短缺,进度滞后。

六、缺乏明确和连贯的政策

政局不稳定、政策缺乏连续性和汇率的波动过大,是投资商最为担忧的三大风险,也是埃塞市场现实存在的问题。2018年2月,埃塞政局发生动荡,5月埃塞新总理上台,宣布对经济政策进行全面审查。电力投资是长期经营行为,政策的朝令夕改会让投资商无所适从。

七、电价过低

埃塞平均工业用电单位成本为每千瓦时0.03-0.05美元,居民用电平均每千瓦时0.03美元,向周边国家出口电价为每千瓦时0.07美元左右。低电价是一把“双刃剑”,既是埃塞政府招商引资的优势,也是电源项目建设资金短缺的原因之一,并使得很多节能项目难以开展。埃塞并不是一个电力供应完全富裕的国家,雨季电力充盈,旱季电力紧张,弹性电价政策将会是一个较好选项。

发展建议

一、加大对可再生能源投入

埃塞在旱季有持续性强风,雨季则风力较弱,适于“水电风电互补”。2018年3月,丹麦和埃塞政府启动《风电发展路线图计划》,依据规划,2025年埃塞风电装机规模将达到1200MW。从目前已经投运的风电场反馈数据来看,年平均满负荷发电小时数均超过3000小时。埃塞中东部太阳能资源也非常丰富,可以考虑上马大规模光伏电站,提高投资效益,减少电力系统西电东送的容量和线路损耗。

二、创新融资模式

由于F+EPC总承包模式会加大埃塞债务负担,不久的将来一定会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现阶段急需通过IPP模式或PPP模式,将国外的资金、优秀的管理水平和技术力量留在当地。埃塞政府应通过合理电价,激励投资者持续健康经营,诱导投资商通过多发电量来获得更多利润,并自觉保证进行设备日常维护和技术更新,达到长期正常运营的要求。

三、坚定以电力出口为导向

电力出口是埃塞出口创汇稳定的增长点。以电力出口为导向,逐步形成400kV电压等级全国联网,可以相互调济各个大型水电站的出力,树立自己在东非电力互联网中的枢纽地位。

可以预见,全国性的骨干电网和调度自动化项目将会是未来投资热点。

四、适当提高电价

适当的弹性电价既可以减少电力浪费,也可以以此逐步淘汰掉一些高耗能低收益的产业。电力部门通过电费收益充裕资金,才能增加建设投入和加强维护,进而使设备始终处于良好状况,提供高效稳定的发电量,形成良性循环。

五、务实稳健推进电气化发展规划

埃塞人口中有80%以上生活在农村地区。绝大多数人依赖传统燃料,经常使用效率低下的终端设备。烹饪和照明是最基本需求。建议先进行小型示范区建设,取得经验后再逐步推广;鼓励、引导当地居民利用电力结合各种当地资源脱贫治富,稳健有梯次地推进全国电气化;鼓励私有资本经营管理小型独立电网,以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

六、提高管理水平,加强同步建设

电网和电源需要同步建设,电力输送不能有卡口。电站和燃料也需要同步建设。例如埃塞国内存在大量蔗糖需求,当地建设了蔗糖加工厂和配套生物质发电厂。项目建成后,才发现当年甘蔗种植面积不够,不能满负荷发电。可见建立跨部门的协调和加强政府在市场上的引导作用,在电力建设和运营中尤为重要。

七、咨询业务高端切入,促进技术交流

未来随着复兴大坝的建成投产,埃塞的发电装机容量将成倍上涨,这将对埃塞电网管理水平和系统稳定性提出巨大挑战。当地缺乏高级、精密的高压试验设备,电力设备的定期试验和预防性试验仍然需借助外国公司的技术和设备。建议中国公司在当地建立完整的高压电气试验基地和电力技术培训学校,让埃塞技术人员充分了解国际标准特别是中国电力的技术规范和标准,便于未来更好的合作。

(作者王玉辉工作单位为湖北省电力勘测设计院有限公司,武鹏工作单位为中国电建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

      关键词:电力, 电力市场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3737

广告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04
网站地图 龙8手机app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金马国际APP 求万博体育官网
龙8手机app网站 亚洲色色男 铂金城百家乐
神州娱乐app 个国家足球排名 乐8娱乐注册 有扎金花游戏的平台
赌博游戏机平台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天时娱乐平台 澳门皇冠
天天娱乐手机版 国际娱乐 彩票 二十一点杀阵
黄色 网站 肏屄图 青娱乐福利在线2 潮吹吧 在线伦理片
52av超碰色天堂在线 黄色网站 全国最大的色情网站 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 成人天堂
色情视频 多多影院 日本色情网 色网址大全 成人网页
成人免费电影 中文字幕手机在线香蕉 播播网 久久综合 影音先锋2018av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