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退欧”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变数

  卡塔尔能源部长卡比12月3日在多哈宣布,卡塔尔将于2019年1月1日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据卡塔尔国家通讯社报道,当天稍早,卡塔尔向总部位于奥地利维也纳的欧佩克通报了该决定。

  卡塔尔与沙特闹不和

  尽管卡比表示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并非出于“政治”动机,但舆论认为,卡塔尔退出欧佩克的主要原因是其与欧佩克创始国之一、世界最大产油国沙特阿拉拍之间的争端。2017年5月底,卡塔尔国家通讯社爆出卡塔尔国家元首塔米姆支持伊朗和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的言论。尽管之后卡塔尔很快“辟谣”,称网站遭黑客攻击,但沙特并不买账。2017年6月初,沙特联合其盟友巴林、阿联酋和埃及,宣布断绝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并对卡塔尔实施交通及贸易封锁。沙特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并与什叶派的伊朗关系密切。

  在中东,沙特与伊朗是不共戴天的死敌。然而,与沙特同为逊尼派的阿拉伯国家卡塔尔却与伊朗相交甚好。两国隔波斯湾相望,经贸及人员往来频繁,友好关系完全超越宗教分歧。两国海岸之间的南帕尔斯海上气田,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大天然气田,由卡塔尔和伊朗共享。由于国小人少,油气资源丰富,卡塔尔人均GDP排名世界第一,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外交上,卡塔尔奉行独立外交政策,“阿拉伯之春”之后,卡塔尔更希望凭借自身经济实力,争夺地区事务主导权。以上种种,都让其唯一的陆上邻国、石油界“大佬”沙特不满。有观察人士认为,沙特发动封锁的目的,就是企图将卡塔尔带回利雅得阵营。

  但一年多的制裁和封锁并没有给卡塔尔带来多大影响。切断其陆路物资供应,伊朗和土耳其源源不断从海上给卡塔尔供给;航线被禁,飞机绕行伊朗领空。尽管运输成本增加,但对于富裕的卡塔尔来说都不是事。卡塔尔石油出口只占其油气出口量的1/10,对卡塔尔来说,天然气更为重要。卡塔尔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及出口国,占世界市场供应总量的30%。卡塔尔石油公司援引卡比的话称,过去几年中,卡塔尔“一直致力于有增长潜力的未来发展战略”,卡塔尔决定退出欧佩克,标志着该国今后将专注于天然气开采,并计划最迟在2024年将天然气年产量从目前的7700万吨增加到1.1亿吨。

  撕裂欧佩克的第一道裂痕

  沙特发动的制裁和封锁,效果显然不佳。卡塔尔如今主动宣布退出欧佩克,不仅表明政治上的不屈从,更从经济上主动剥离。卡塔尔是第一个退出欧佩克的中东国家,卡塔尔的“退欧”,成为撕裂欧佩克的第一道裂痕。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成立于1960年9月。创始国沙特、伊朗、科威特和委内瑞拉希望借此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石油公司的垄断,维护自身石油收入。之后欧佩克成员国不断增加,成为以中东产油国为主,横跨亚、非、拉的第三世界主要产油国联盟。目前,欧佩克14个成员国拥有的石油储备占目前已探明石油储量的70%,石油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1/3。

  欧佩克通过对成员国的石油生产实施配额来协调石油产量,进而影响国际石油价格,以保证自身获得长期、稳定的石油收益。上世纪70年代以来,欧佩克多次通过增减石油产量和对西方实施石油禁运,掌控全球油价涨跌,影响西方国家乃至世界经济,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出口垄断集团。

  然而,欧佩克作为一个经济组织,内部的斗争却从来没有停止过。中东地区错综复杂的政治局势、宗教斗争以及美欧、俄罗斯在中东的利益博弈,使得中东地区成为二战后世界上最不安定的地区,数次爆发局部战争。然而,即使这样,由于经济利益的捆绑,欧佩克内的中东国家仍然能够协调一致,基本履行欧佩克生产配额分配,共同维护油价。即便沙特与伊朗这样传统的政治死敌,也能在欧佩克内部“和平共处”,但卡塔尔的退出打破了这种表面的“完美”。

  卡塔尔于1961年加入欧佩克,是欧佩克的第六个成员国。数据显示,卡塔尔石油产量在欧佩克内部排名第十一,石油出口只占欧佩克石油出口总量的2%。因此,卡塔尔的退出,并不会对欧佩克石油生产及出口产生重大影响。其“退欧”的政治意义远大于经济意义。它显示欧佩克对成员国把控能力减弱,是中东地区政治分裂加剧在国际重要经济组织的体现。

  国际能源市场或重新洗牌

  过去几年中,国际能源市场和能源格局风云变幻。欧佩克以及美国、俄罗斯都在争夺对国际能源市场的主导权。

  沙特一直被视作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坚定盟友,但在2016年国际油价经历断崖式下跌,从两年前每桶100多美元的高价跌至每桶不到30美元后,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在当年年底与俄罗斯达成减产协议,这是欧佩克与俄罗斯两大世界主要石油输出体15年来的首度联合减产。减产协议达成后,国际油价迅速飙升,把原油价格拉升至每桶70美元左右,创此前18个月新高,全年涨幅创2009年来最大。沙特因此与普京交好。在刚刚举行的G20峰会上,当绝大多数国家领导人因此前发生的卡舒吉遇害案而与沙特王储萨勒曼保持距离时,普京却与其以击掌互致问候并相谈甚欢。

  美国则在过去几年中,凭借页岩气技术革命,使页岩油产量呈爆发式增长,能源产业强劲复苏,出口持续增长。据统计机构测算,随着页岩气行业的全面繁荣,美国在2018年将超越沙特和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特朗普也因此有了底气,号称要成为全世界的能源领袖,并且不再满足通过石油期货市场来操控油价。为争夺石油定价权,特朗普指示美国司法部长制定Nopec法案来瓦解欧佩克,并直接喊话沙特与俄罗斯,由美国、沙特、俄罗斯这3个世界上产油量最大的国家来商定石油价格,打破过去几十年欧佩克在国际油价上的垄断地位。

  因此,卡塔尔的退出是否会在欧佩克这个世界最大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内部“一石激起千层

关键词: 区块链, 能源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yaoguisheng@chinapower.com.cn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真人现金游戏,圣安娜娱乐

作者:汪莉  发布时间:2018-12-05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地址:http://m.66476.ondh.cn/guoji/20181205/1257474.html
文章摘要:真人现金游戏,圣安娜娱乐,豪享博娱乐城信誉,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卡塔尔能源部长卡比12月3日在多哈宣布,卡塔尔将于2019年1月1日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据卡塔尔国家通讯社报道,当天稍早,卡塔尔向总部位于奥地利维也纳的欧佩克通报了该决定。

  卡塔尔与沙特闹不和

  尽管卡比表示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并非出于“政治”动机,但舆论认为,卡塔尔退出欧佩克的主要原因是其与欧佩克创始国之一、世界最大产油国沙特阿拉拍之间的争端。2017年5月底,卡塔尔国家通讯社爆出卡塔尔国家元首塔米姆支持伊朗和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的言论。尽管之后卡塔尔很快“辟谣”,称网站遭黑客攻击,但沙特并不买账。2017年6月初,沙特联合其盟友巴林、阿联酋和埃及,宣布断绝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并对卡塔尔实施交通及贸易封锁。沙特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并与什叶派的伊朗关系密切。

  在中东,沙特与伊朗是不共戴天的死敌。然而,与沙特同为逊尼派的阿拉伯国家卡塔尔却与伊朗相交甚好。两国隔波斯湾相望,经贸及人员往来频繁,友好关系完全超越宗教分歧。两国海岸之间的南帕尔斯海上气田,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大天然气田,由卡塔尔和伊朗共享。由于国小人少,油气资源丰富,卡塔尔人均GDP排名世界第一,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外交上,卡塔尔奉行独立外交政策,“阿拉伯之春”之后,卡塔尔更希望凭借自身经济实力,争夺地区事务主导权。以上种种,都让其唯一的陆上邻国、石油界“大佬”沙特不满。有观察人士认为,沙特发动封锁的目的,就是企图将卡塔尔带回利雅得阵营。

  但一年多的制裁和封锁并没有给卡塔尔带来多大影响。切断其陆路物资供应,伊朗和土耳其源源不断从海上给卡塔尔供给;航线被禁,飞机绕行伊朗领空。尽管运输成本增加,但对于富裕的卡塔尔来说都不是事。卡塔尔石油出口只占其油气出口量的1/10,对卡塔尔来说,天然气更为重要。卡塔尔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及出口国,占世界市场供应总量的30%。卡塔尔石油公司援引卡比的话称,过去几年中,卡塔尔“一直致力于有增长潜力的未来发展战略”,卡塔尔决定退出欧佩克,标志着该国今后将专注于天然气开采,并计划最迟在2024年将天然气年产量从目前的7700万吨增加到1.1亿吨。

  撕裂欧佩克的第一道裂痕

  沙特发动的制裁和封锁,效果显然不佳。卡塔尔如今主动宣布退出欧佩克,不仅表明政治上的不屈从,更从经济上主动剥离。卡塔尔是第一个退出欧佩克的中东国家,卡塔尔的“退欧”,成为撕裂欧佩克的第一道裂痕。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成立于1960年9月。创始国沙特、伊朗、科威特和委内瑞拉希望借此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石油公司的垄断,维护自身石油收入。之后欧佩克成员国不断增加,成为以中东产油国为主,横跨亚、非、拉的第三世界主要产油国联盟。目前,欧佩克14个成员国拥有的石油储备占目前已探明石油储量的70%,石油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1/3。

  欧佩克通过对成员国的石油生产实施配额来协调石油产量,进而影响国际石油价格,以保证自身获得长期、稳定的石油收益。上世纪70年代以来,欧佩克多次通过增减石油产量和对西方实施石油禁运,掌控全球油价涨跌,影响西方国家乃至世界经济,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出口垄断集团。

  然而,欧佩克作为一个经济组织,内部的斗争却从来没有停止过。中东地区错综复杂的政治局势、宗教斗争以及美欧、俄罗斯在中东的利益博弈,使得中东地区成为二战后世界上最不安定的地区,数次爆发局部战争。然而,即使这样,由于经济利益的捆绑,欧佩克内的中东国家仍然能够协调一致,基本履行欧佩克生产配额分配,共同维护油价。即便沙特与伊朗这样传统的政治死敌,也能在欧佩克内部“和平共处”,但卡塔尔的退出打破了这种表面的“完美”。

  卡塔尔于1961年加入欧佩克,是欧佩克的第六个成员国。数据显示,卡塔尔石油产量在欧佩克内部排名第十一,石油出口只占欧佩克石油出口总量的2%。因此,卡塔尔的退出,并不会对欧佩克石油生产及出口产生重大影响。其“退欧”的政治意义远大于经济意义。它显示欧佩克对成员国把控能力减弱,是中东地区政治分裂加剧在国际重要经济组织的体现。

  国际能源市场或重新洗牌

  过去几年中,国际能源市场和能源格局风云变幻。欧佩克以及美国、俄罗斯都在争夺对国际能源市场的主导权。

  沙特一直被视作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坚定盟友,但在2016年国际油价经历断崖式下跌,从两年前每桶100多美元的高价跌至每桶不到30美元后,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在当年年底与俄罗斯达成减产协议,这是欧佩克与俄罗斯两大世界主要石油输出体15年来的首度联合减产。减产协议达成后,国际油价迅速飙升,把原油价格拉升至每桶70美元左右,创此前18个月新高,全年涨幅创2009年来最大。沙特因此与普京交好。在刚刚举行的G20峰会上,当绝大多数国家领导人因此前发生的卡舒吉遇害案而与沙特王储萨勒曼保持距离时,普京却与其以击掌互致问候并相谈甚欢。

  美国则在过去几年中,凭借页岩气技术革命,使页岩油产量呈爆发式增长,能源产业强劲复苏,出口持续增长。据统计机构测算,随着页岩气行业的全面繁荣,美国在2018年将超越沙特和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特朗普也因此有了底气,号称要成为全世界的能源领袖,并且不再满足通过石油期货市场来操控油价。为争夺石油定价权,特朗普指示美国司法部长制定Nopec法案来瓦解欧佩克,并直接喊话沙特与俄罗斯,由美国、沙特、俄罗斯这3个世界上产油量最大的国家来商定石油价格,打破过去几十年欧佩克在国际油价上的垄断地位。

  因此,卡塔尔的退出是否会在欧佩克这个世界最大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内部“一石激起千层

      关键词:电力, 能源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3737

广告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04
网站地图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永利皇宫网站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凤凰娱乐网
tsv天时娱乐下载 世界杯星的排名 每天娱乐app
sunbetapp下载 亚虎app官方下载 万博体育官网 亚虎国际app
iis7站群排名查询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怎么下载亚博app 世界杯竞猜链接
微信天天娱乐场 吉祥坊手机版 亚虎国际APP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速8娱彩票网页 东森娱乐注册 博猫游戏网址 600万娱乐注册 梦幻娱乐注册
拉菲娱乐在线 合盛娱乐时时彩 678开奖网 亚彩会 丰尚娱乐官方
如意娱乐怎样 秒速赛车网址 如意娱乐取现 丰尚娱乐招商 天游娱乐手机
彩八彩票 北京pk平台送彩金 聚鑫娱乐 千百万彩票平台客户端 丰尚娱乐开户